听诊器女孩

都是真的。

不是四人情侣周末吗?(甜饼)

CP:坤长得异常俊


“林彦俊,你再瞎说,看我不一… …”尤长靖正鼓着双颊,佯怒着向身后的林彦俊示威,突然停住脚步,“子异,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?”


“嗯?我啊,我在等坤坤,”王子异抬头勉强挤出一个笑,脸朝左边一抬,“坤坤,去洗手间了。”


尤长靖一愣,心想,子异为什么看起来闷闷不乐的?


可惜林彦俊满脑子都是冷笑话废料,没有注意到气氛怪异,还自顾自开着玩笑,“王子异,你那个独生子女可不可以借我一下,我也想绑鞋子上过六一。”


“这个吗?”王子异挤出一个笑,难得的没有带着招牌的温柔,“可以啊。”


“不不不,不用,子异,他瞎说的啦,”看王子异真的在结鞋带,尤长靖连忙假笑着打圆场,顺便回头白了林彦俊一眼,“那个,我们先去那边了,待会大巴就来了,子异你和坤坤也快点过来哦。”


“我没瞎说啊,我真的觉得那个还蛮可… …”话没说完,林彦俊就被人捂住嘴巴推走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火速逃离现场后。


“林彦俊,你是看不出来子异怪怪的吗?还,还独生子女,独你个头啊。”


“哦?子异怪怪的?”林彦俊摸着下巴,露出一副「林探长觉得事情并不简单」的表情,“你这样一说,好像还真是哎。”


尤长靖又白了一眼,随后碎碎念起来,“怎么回事啊,刚刚直播的时候还好好的哎。”


“尤长靖,你是不是吃太多了,这里都转不动了。”林彦俊收了戏,好笑地看着尤长靖,指了指脑袋,“反正那个姓蔡的在,你在担心什么啊。”


尤长靖斜着眼,脸色缓和了很多,仍带着几分担忧颜色,“可是,子异很少这样哎,会不会是很严重的事。坤坤一个人搞得定吗?”


“喂,尤长靖,你是不是傻了,你怎么会说出这种话。我赌,到彩排现场前,蔡徐坤就能哄好他。”林彦俊看着尤长靖一脸懵懵,还没开窍的样子。


“尤长靖你忘了吗,那天去他们房间,你不小心看到的… …”


尤长靖抑扬顿挫地“哦”了一声,“对吼,我差点忘记”,他的笑总是突如其来的,小脸六月天一般突然灿烂起来,“那这样想是没什么问题啦。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“子异,走了。”蔡徐坤迈着长腿,从洗手间大步走出来用手理着衣领,扭了扭头放松颈椎。


王子异没应答,只是起身,背上双肩包跟了上去。


“嗯?”蔡徐坤觉得气氛不对,回头看了一眼,王子异即使板着脸也是一脸的无辜感,“子异?”


“嗯”


“怎么了?”


“没事”


“王子异!”蔡徐坤索性停下脚步,转身和王子异相对而立。


王子异急停脚步,和蔡徐坤之间只剩一只拳头的距离,外套甚至已经触碰到了一起,他因为这一声呵斥懵住了,一双puppy eyes直直地盯着眼前人。


我靠,这双眼睛生气起来也好可爱,蔡徐坤内心的小人蹲在墙角呕血,萌吐了。我的子异也太可爱了吧,看到他这样,我都不想哄了。


“咳,”蔡徐坤低了低头,不再继续对视,打破内心的天人交战,“我是说,你怎么了吗?”


“坤坤我没事。”


蔡徐坤火气突然上来,抬头平静地盯着王子异,就像是小学老师在审问作弊被抓还不承认的学生一般,那双漂亮的眼睛在说,王子异,不要撒谎哦,你瞒不住我的。


“就是,”果然学生打算坦白了,王子异吞吞吐吐整理语言,最后蹦出一句,“坤坤,在你心里我是狗吗?”


蔡徐坤当下就笑出了声,但是马上控制住了它逐渐扩大的趋势,收住了嘴角。他的心脏仿佛被男朋友大手一把抓住一般,险些停止跳动。


王子异一米八六的个子,两手抓着背着双肩包,低头看着自己绑着mini挂件的鞋子,囔囔地,“你刚刚跟主持人说,说你被狗追过,还答应了。”


这下不止是心脏了,蔡徐坤觉得身体的各个部分都拥有了心跳的同频跳动,有什么东西要从喉咙里冲出来了,他忍得好辛苦,一秒钟之后他决定不忍了,拉起王子异的书包带,“王子异,你给我过来。”


王子异被蔡徐坤拉回了刚刚的洗手间,声控灯坏掉了,门一关就是百分百的黑暗。


黑暗中,王子异突然找回了,第一次去宠物之家,坐在地上,脸部被一群小动物用舌头疯狂攻击的感觉,“坤坤…坤坤…唔,坤坤”


蔡徐坤「科科」地笑着,垫着脚,双手捧着王子异的脸开始揉搓,一会用鼻子蹭他的嘴唇,一会用小嘴亲吻他的脸颊。


“坤坤…”王子异被男友突如其来的温情搞得晕晕乎乎地,几乎已经忘记了自己还在生气了。


“子异,你怎么这么可爱,”蔡徐坤贪恋地把脸埋在王子异的脖子里,拼命吸着他的气息,颇有缺氧病人拿到呼吸器的架势,“我的子异,怎么可以这么可爱。”


“我的子异,太可爱了。”蔡徐坤忍住噬咬的冲动,在王子异脸颊和脖颈间来来回回亲吻,翻来覆去地留下一串潋滟的水光,“好想把你吃掉,让我吃掉你,好不好,子异。”


王子异不晓得自己做了什么,怎么就可爱啦?为什么以往苦求都求不来的情话,现下一股脑砸过来。


他听得迷迷糊糊地,他没精力去思考更多。双手扶着小男友的腰轻轻抱着,下巴被他毛茸茸的头发挠得舒服极了,就差当场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。


管他呢,有这样的小男友,做个畜生也没什么不好。


王子异眯着眼睛,觉得自己已经飘忽着上天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哎,子异坤坤你们来啦,还想给你们打电话呢。”


“哦呦,蔡徐坤你这个洗手间上得很长嘛。”林彦俊两眼一眯,玩味地看着一脸得意地明媚照人的蔡徐坤,以及他身后那个无事也带笑的温柔男友,“说说看,你们… …”


“坤,快上去,”王子异在蔡徐坤后腰上推了一把,打断了林彦俊的刨根问底,“彦俊,行李拜托你可以吗?坤坤东西在我这,我也得上去。”


“哦,哦,好啦,那你们先上去啦。”林彦俊看着俩人上了大巴,一把拉过在下面放行李的尤长靖,“尤长靖你猜,这次怎么哄好的,我猜是在洗手间… …”


尤长靖突然笑得嘴合都合不上,脸登时就红了,他行李往地上一丢,向林彦俊发起拳头攻击,“你… 林彦俊你这个人,你在说什么哦,怎么可能!”


“… …你想啊,外面来来往往的有工作人员,有些话肯定只能躲起来说啊。”林彦俊一脸凛然,突然又意识到什么一般回看尤长靖,“等一下,你想哪里去了?”


“哦…我…就是…他们肯定是在洗手间说悄悄话啊…对啊,我就这么想的。”


“喂,我不信,尤长靖你在脸红什么?喂!”林彦俊看着尤长靖飞速跑上车的身影,刚想追上去。


“哎!航驴放航去丐走!”大叔一把拉住这个男孩子。


“哈?”一时没反应过来是粤语的林彦俊愣在当下。


“行李放上去再走!现在的年轻人,真的是。”


“… … … …大叔,不好意思哦,这就放。”林彦俊一边道歉一边鞠躬,圈圈叉叉地认栽,搬行李。“前几天采访还说要过六一,我看是你们三个少爷过节吧,我就是一个苦工啦。”


画外音:


说好的四人情侣周末呢?

你们两对为什么自己秀自己的?

麻烦一起秀谢谢。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脑洞产物,请勿上升正主。


异坤PWP合集

异坤短篇文集

评论(24)

热度(526)